我善养吾浩然之气

魔女狩猎

 魔女。


   或者用更广为人知的说法来形容——女巫。


   西方文化中使用占星术,巫术,魔法等超自然能力的女性。无论是出现在希腊神话的瑟西,还是埃及神话里的伊西斯,女巫都是黑暗并且残忍。究竟是如何形成这样的印象我们不得而知,但是这无疑成为了一种共识,直至中世纪欧洲女巫大审判将这种共识上升到了极点。


   女巫之锤说“巫术是来自肉体的色欲,这在女人身上是永难满足的,魔鬼知道女人喜爱肉体乐趣,于是以性的愉悦诱使她们效忠。”借猎杀女巫之名,大量女性被处死,成为宗教迫害的开端。


   即便放在现在也仍然有地方在继续着猎杀女巫的行为。


   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在池袋与魔女邂逅,哦不,准确的说来是与魔女的伴侣邂逅。这次经历,想必我一生也不会忘记。


    那么,正在看着我的故事的读者们,你们是否也曾和魔女共舞过?抑或是,正举起审判之锤给予她们以制裁?还是,被选为魔女的猎物而匆匆逃亡?


    


   今年冬天的池袋非常冷,冷到我觉得站在街上一动不动5分钟就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地标。所以我对于自己一时冲动而接受那个男人的委托,而从相较而言更暖和的家里出来这件事情感到万分后悔。啊啊谁叫对方用那么惊恐的语气跟我说话呢,总觉得一个男人听见另一个男人的抽泣而冷酷的拒绝实在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男人选的地点时池袋新开的一家叫“secret”的咖啡店,据说消费很高,是我等平民路过一次都要为自己的贫穷而感到羞耻的地方。池袋的国王大人有一次一脸戏谑地问我要不要去,我严词拒绝了他,虽然心里是有那么点小小的向往,但是我阿诚岂是屈服在金钱下的人,再说国王的邀请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答应的,谁知道之后会被要求做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居然以另外的方式来到这家店,果然对方是个有钱人啊。想到在电话里对方简直要溢出听筒,化为实体的恐惧,突然心里就有股莫名的爽快——我不把它归结为我仇富心理的作祟,这是作为池袋麻烦终结者的使命感的使然。

    因为下雪,许多地面都结冰了,这导致了我迟到了10分钟才到达目的地。推开咖啡店的门,一股暖风迎面而来,这应该就是春天的感觉吧。我像一边的侍者说出了委托人的名字,对方专门定了一个包间,真是令人嫉妒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被领上二楼,侍者礼貌地为我推开了门,我看到了坐在里面的男人,架着一副眼镜,眉毛因为不悦皱着,不安地咬着大拇指,左脚也杂乱的上下点着地面,看来我的迟到让他非常不愉快,甚至是加重了他的不安。

     他感受到了门被打开而带进的新的空气,看向我,一瞬间整个人安定了下来,像大海中见到浮木的遇难者,这种转变一下然我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 侍者为我们带上了房门,房间里非常安静,对方看着我半天没有讲话,我正犹豫是不是由我来先开口的时候,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 “您就是真岛诚先生吧。我是高山启介。”对方说完就站起来身来走到我身边,对我伸出了手,我略有些拘谨的回握了他,从他身上传来一股上流精英的味道,作为市井小民的我着实是紧张非常啊。

     他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拘谨,对我笑了笑,嗯这让我更惊慌了。

     沙发坐起来非常舒服,看上去就价格不菲,啊罪恶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 高山先生抿了一口放在桌上看起来已经凉掉的咖啡正式进入了话题。

     “内容我想电话里真岛诚先生已经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“嗯大概是知道一些,您说是妻子父亲认为你杀了他的女儿,进而威胁你,甚至扬言要杀了你?”受对方的影响,连我自己讲话都开始变的恭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是的。不过当时我的情绪非常激动,相比还是给你造成了一些困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。在这种情况下,情绪激动时很正常的事情,您不用放在心上。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得到更完整的表述,虽然我觉得我也许没把法帮上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简单来说,我妻子的父亲认为我杀了她的女儿,不停骚扰我,甚至威胁到了我的人身安全。而我的妻子完全是意外身亡。他不论怎样都不信,这让我非常困扰。”

   “不过为什么要找上我呢?委托律师不是更适合一些吗?我对此一窍不通啊。”

   “我不相信那些律师,他们都是些只要为了钱什么话都说的出来的人,我没有办法信任他们。”高山先生在提到律师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,看样子的确是曾经有过什么不好的回忆。

   “那么您希望我做什么?搜集证据证明您的清白告诉您的丈人就可以了么?”

  “是的。无意间看到了你的一些故事,我觉得真岛诚先生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了。拜托请帮助我洗刷这种不白之冤。这种造谣中伤已经影响到了我的生活,实不相瞒,工作的同事中已经开始流传着种种谣言。”

    对方情绪又开始激动了起来,紧紧抓住了我的手,如果我不点头我觉得我一定会被他捏死在这里,然后登上明天报纸不起眼的一块小地方——池袋某水果店老板横死于一高级咖啡厅,年仅21岁。

    啊啊多么悲惨的故事啊,大概我的老妈和那几个朋友会为我哭泣上几天几夜吧,池袋就这么失去了一位阳光积极的好青年,实在可叹。

    因此,为了不造成池袋的损失,我接下了这个任务。


   如果上帝存在,并且赋予我可以许愿的能力,我希望我能有预知未来的超能力,这样我一定在当时毫不犹豫拒绝掉,不会让自己陷到那么大的麻烦里。

 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闭目塞听残废一只 | Powered by LOFTER